浅谈《红楼梦》中的忧患意识思想的论文

发布时间:2020-06-21 04:57:20 编辑:发论文_作文论文网
浅谈《红楼梦》中的忧患意识思想的论文 论文关键词:《红楼梦》;古代小说;忧患意识   论文摘要:忧患意识是《红楼梦》的重要思想.是贯穿全书的一条红线。《红楼梦》是封建社会末期的“盛世危言”。它明写的是一个家族的衰落,实际反映的却是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即被人们称之为的“康乾盛世”。贾府的衰败过程和衰败原因是“康乾盛世”衰败凝缩和缩影。历史证明了作者思想的正确性和预见性。   带着强烈的忧患意识写作,并且把这种忧患意识思想诉诸笔端,这是《红楼梦》一书的一大特点。   《红楼梦》一书表面是写以宝黛爱情悲剧为中心的大大小小的人生悲剧。“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以至于国学大师王国维说(红楼梦》是悲剧中的悲剧。但是,如果我们透过作者对这形形色色的人生悲剧的描写,进行仔细品味,就会感受到作者在书中透露出的一种强烈的忧患意识。充分理解和感悟《红楼梦》中的这个思想,这不仅对我们全面正确的解读(红楼梦》在其含蓄蕴藉的艺术风格的包裹下的博大精深的思想内涵有重要帮助,而且也有极大的现实意义。   《红楼梦》的忧患意识,从根本上讲,是贯穿全书的一条红线。作者开始就是带着一种“以书补天,济世为民”这样一种思想目的来创作这部伟大著作的。书中开始,作者讲述了被女蜗补天剩下的一块顽石故事,这块顽石虽然没有被拿去补天,但并不甘心此生无用,它自怨自哀,寻求实现自身的价值的机会,后随一僧一道两位仙人到红尘走了一遭,回来写成“石头记”,又托大仙送往红尘,流传于世,实现以书补天的宏愿。作者在书的开始先编造这样一个故事的用意就是想告诉人们,他创作(红楼梦》的真正目的是为了“令世人换新眼目,是“以书补天”,作者这里以顽石自喻。WWW.11665.com书以忧患思想开头,又以“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千净”为结尾。全书始终有一种悲壮的忧患意识。曹雪芹在谈到《红楼梦》的创作时表白:“满纸荒唐言,一把心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脂砚斋评云:“能解者方有心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初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哭成此书”,“泪尽而逝”。这表明:一种忧患意识伴着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全过程。   《红楼梦》的这种忧患意识,集中地表现在它的主题思想上,《红楼梦》一书,实际上是一部封建社会末期的“盛世危言”。“透过悲剧悟哲理,沧桑之道古今同”。《红楼梦》写的宝黛缠绵徘恻的爱情故事和爱情悲剧,古往今来赢得了不少少男少女的眼泪,但是,不能因此就诸文是一本爱情小说。《红楼梦》透过宝黛婚恋故事,委婉曲折的表现了他们背后的贾府内部的尖锐复杂的矛盾斗争,正是这种矛盾斗争,才使贾府日益走向没落和衰亡。但是,这也不能据此就说《红楼梦》是一部社会问题的小说,它实际上是一部哲理小说。透过宝黛爱情的悲剧、大观园内外那些少男少女的悲剧,贾府没落的悲剧,告诉人们一个重要的哲理:即“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这样一个深刻的思想,它告诉人们要树立“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治而不忘乱”的忧患意识。书中一开始就写了贾府的煊赫和兴旺。通过姥姥一进荣国府,极度地铺陈出一个百年旺族之大、之盛,然后又通过可卿死后的丧葬、建造大观园、元妃省亲等情节,继续表现其作为金陵在京的四大家族之首的权顷朝野的显赫和富贵。但是,作者的如椽之笔犹如一把深刻的解剖刀.没有停在这表层的描写上,而是深人到事件的内部,揭示其贾府在煊赫和兴旺的外表下存在的种种尖锐复杂、不可克服的矛盾和危机。让读者从现在的“安”看到了“危”,从现在的“存”预见到了“亡气从现在的“治”看到了将来的“乱。小说正是按照这样的自然逻辑发展,让人信服的得出了个贾府的最后结局必然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红楼梦》不仅仅是写了贾府是怎样在内外的重重矛盾中,如何走向衰亡,而且还进一步的告诉人们,贾府的悲剧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贾府上下,尤其是当权者并没有认识到这种在富丽堂皇、兴旺发达背后隐藏的严重问题和危机。这种情形正如书中开始,冷子兴说的:“如今生齿日繁,事物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红楼梦)一书后面的故事发展和演变,正是按冷子兴介绍的这样进行的。从贾府的老祖宗贾母起,到贾府的“宠儿”贾宝玉;从荣国府到宁国府,无不是“安富尊荣,1,不思进取,他们整天嬉戏游乐,斗鸡玩狗,大小筵席,荒淫无度;掌权者王熙风,假公济私,得贪就贪。对贾府面临的这种严峻形势,个别人(如可卿、探春、黛玉)虽有察觉,但这种认识,并没有成为当权者的真正清醒的认识(这是另一层面上的悲剧)。《红楼梦》就是通过这些生动的故事,告诉人们,一个百年旺族是怎样“死于安乐”的。这是贾府衰败的真正原因。贾府的真正大悲剧也在于此。(红楼梦》想告诉人们也正是这一点。这是《红楼梦》的思想精髓。我们说《红楼梦》是一部封建社会末期的“盛世危言”的理由也在于此。至于为“闺阁昭传”云云,对宝黛婚恋以及其它众女儿的悲剧的描写,尽管写得十分精彩,十分感人.但仍不过统统是为遮人眼目写的表层故事,是“假语村言”和“荒唐言”而已。

  能透过现象看本质,看到在兴旺繁荣后面存在的问题和危机,正确的反映社会生活。这是作者用朴素的辩证法思想认识封建社会、表现和反映封建社会的结果。它的可贵之处还在于,它不是向世人讲述一个枯燥而简单的哲学理论.而是用一幅活生生的关于人生的和社会的生活画卷,在人们享受艺术给人以美感的同时,在“悦世之目,破人愁闷”之中,感受它、认识它。这对当世的教育和后世的警戒作用,都是不言而喻的。   《红楼梦》中的忧患意识有深厚的文学和哲学渊源。最远可追溯到《易经》。《易经》的原初形态是一部卜篮之书,但当它系以卦、交辞,虽然有卜决占断的意味.但所谓卜笙就是叩问人生,向冥冥先祖、苍苍宇宙索解个人、民族、国家的命运和前途,求知面临吉凶祸福时的种种对策,因此,当我们进人卦、艾辞所展示的表象与底蕴时,便会深深的感到,字里行间充满了人生的体悟、人生的智慧、人生的经验。《系辞》云:“作《易》者,其有忧患乎?”人生充满忧患,自古至今,忧患就是人生!周文王从当囚徒到取得天下,周公旦从取得天下到稳保周朝江山,从危而求安到“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治而不忘乱”。在以后的人们熟悉的一些优秀文学作品,例如屈原和杜甫的诗歌等等,也有明显的忧患意识。《红楼梦》一书的这种忧患意识和祖国这些优秀文学作品是一脉相承的。   《红楼梦》中的忧患意识和屈原、杜甫的诗歌中的忧患意识不同的是,屈原、杜甫等人的诗歌中的忧患意识是产生在社会动乱之中,而《红楼梦》的可贵之处在于写了一个“盛世”下的忧患。(红楼梦》写了贾府“架子虽然没有倒。内囊却也上来了”的思想,是十分深刻和可贵的一种思想。它明写的是一个家族的衰落,实际反映的却是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即被人们称之为的“康乾盛世”。贾府的衰败过程和衰败原因是“康乾盛世”衰败凝缩和缩影。它反映的是“康乾盛世”下存在的种种社会危机和这种危机发展的必然结果。清朝社会的历史发展完全证实了曹雪芹在《红楼梦》中的预见。作品思想的正确性、深刻性和超前性是古今中外的任何名著不可比拟的。感悟和解读《红楼梦》中的这种忧患意识,在当前有极大的现实意义。现在我们的理论界和史学界有的学者仍然认为.“康乾盛世”的衰落,在很大程度上在于清朝统治者面对外强压境、山雨欲来的严峻形势,浑然不觉、麻木不仁,沉浸于天朝大国“国泰民安”“海宇升平”的幻象之中。这种把“康乾盛世”的衰落主要归结于外因的认识是值得商榷的,这同曹雪芹在《红楼梦》中的描写是大相径庭的。究竟应该怎样认识“康乾盛世”的衰落,自然可以讨论。不过窃以为,无论如何。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表现的思想是值得我们重视的。   还应该一提的是,我们当前的一些反映清朝盛世的文学和影视作品中(例如“康熙大帝”之类的)不仅存在着浅薄和片面,甚至无原则的吹捧帝王,宣传“帝王决定论”的唯心主义思想,这更是值得我们作家和艺术家们面对《红楼梦》的深刻思想而应进行深思的。
更多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